寻找2000年前欧洲“蛮族”凯尔特人的精神世界(二)

公元前500年到公元前100年,欧洲的凯尔特人逐渐迁移到不列颠岛。这一次,凯尔特人没有采取入侵的方式,而是“迁徙”,原因是,他们当时正忙于内战,根本无暇组织这样一次远征。

在英国和威尔士,凯尔特人接受并吸收了英国文化。跨过英吉利海峡,斯克尔顿来到了威尔士的卡斯特尔亨利斯堡。

卡斯特尔亨利斯堡坐落于威尔士海边,当年这一带就是凯尔特人的村落,但斯克尔顿抵达此处时,眼前却和其他地方并无两样,过去的历史已经无迹可寻。他万分遗憾地看到,海边只有一个考古学家修复和重建的村落复制品。

这是一座铁器时代的海角堡垒,除部落酋长的圆形房屋略为精致外,其余房屋大都很简陋,拱形木材搭成的梁架上覆盖着茅草作为屋顶,柳条编制的墙壁看起来摇摇欲坠。

弯着腰走进低矮的房门,斯克尔顿环顾四壁,看到有很多螺旋状的图案绘制在墙壁上。这使斯克尔顿陡然有些兴奋,因为他曾在凯尔特人的盾牌上或身上看到过这种图案。“这是凯尔特人的僧侣德鲁伊所为,有了这种印记,凯尔特战士就会在不佩戴盔甲的情况下投入战斗,因为德鲁伊向他们保证,他们可以通过掌管屠杀的女神阿格罗娜的神奇大锅获得转世。”

德鲁伊是凯尔特人独有的神职阶层,在成为德鲁伊之前,需做20年的学徒,广泛学习凯尔特宗教教义、民俗、巫术和诗歌。他们担当着咨询师、教师和仲裁人的角色,是将凯尔特世界凝聚在一起的黏合剂。

谷仓是凯尔特村落的中心。凯尔特人掌握了高超的冶铁技术,有了铁器,就有了新的农业工具,这为英国的农业生产带来了新的革命。但好战的凯尔特人在英国的生活并不安分,虽然他们是败军之将,但在英国站稳脚跟后,农闲时,他们又开始打仗,不断袭击和报复性地劫掠邻近的部落。

铁制武器常常使他们获得大批战利品—牲畜和人头。人头被挂在村落的门柱上,作为权威的象征。凯尔特人认为,人头是力量的所在,将人头带回就会把受害者的力量转接到自己身上。

秉承了祖先多思多感特性的英国凯尔特人,逐步发展出了一种对太阳和死亡进行膜拜的宗教。他们把世界分成两个,一个是由太阳统治的可见世界,另一个则是由黑暗统治的隐秘世界。当一个人死去后,他的灵魂会前往另一个世界,在那里获得新生。当他在另一个世界里的生命走到尽头时,他的灵魂会再回到第一个世界,开始新的生活。根据两个世界的特点,凯尔特人创造了统治这两个世界的神灵,即太阳神和死亡之神。

10月31日这天晚上,是凯尔特人的除夕之夜,也是死亡之神收集亡灵,并释放以往鬼魂的夜晚。当月亮升起时,人们开始举行特殊的仪式,城镇上的所有灯光都将熄灭,人们全部登上山顶,在那里点燃一堆堆篝火,以吓退那些逼近的邪恶力量,保证死者的灵魂安然前往另一个世界。人们会将马匹杀死,用来祭奉太阳神。那些有罪的人,也会被关进一个大笼子中,等到祭司一声令下,便会被大火烧成灰烬。而他们的灵魂会在大火中得到净化,成为献给死神的最好礼物。仪式完毕之后,人们会举着火把返回家中,享用美食,唱歌跳舞。

“日后,这种仪式发展成为了基督教的万圣节。”斯克尔顿坐在夕阳映衬下的凯尔特村落中,喃喃地说。

恺撒是古罗马最杰出的将军,他发现凯尔特人的力量所在,既不在铁质武器的利刃上,也不在凯尔特勇士那种自杀性的暴行上,当然,更不在他们那众多的神灵身上,而在于一个特殊的权力阶层—德鲁伊集团。这个集团位于神与凯尔特凡人之间,由僧侣和地方官员组成,他们通过在橡树林里举行秘密仪式和祭典,来统治和维持凯尔特人的世界。

恺撒意识到,在这些德鲁伊教僧侣安抚神灵、占卜未来的过程中,罗马也包括在内。公元前55年,恺撒从高卢越过海峡,致使本来已经支离破碎的凯尔特部族彻底溃败,并被渐渐同化。从此,将英国的凯尔特人紧紧团结在一起的德鲁伊集团丧失了权力。

同化后的凯尔特人分4批来到爱尔兰(最后一批于公元前500年抵达),当时,古罗马人认为爱尔兰岛是世界的尽头,不值得费力攻克,因此未予干预。

在凯尔特人登临该岛时,这块陆地已被弗尔伯格人和米勒希安人所占据。斯克尔顿推测,凯尔特人在纽格兰治地区最先看到的应该是遍布各处的大型纪念碑、耸立的巨石和静穆的史前墓石牌坊,它们都是凯尔特人到来前这块土地的主人所修建的。

在这块比埃及的金字塔更为古老的土地上,斯克尔顿看到一处50 0 0年前爱尔兰人留下的建筑耸立在这里,虽然只是一个大土丘,但其历史价值却十分珍贵,尤其在凯尔特人的生活遗迹基本上连土丘都找不到的情况下,这处历史久远的遗址还能保存到今天,的确令人感慨。在费里卡雷格,斯克尔顿也只看到了凯尔特人的村寨复制品。

如中欧和英国的凯尔特人一样,爱尔兰的凯尔特人也接受了当地的风俗和神灵。他们从当地人那里学会了在水上建造寨子。这些建在湖面上的人工岛,全部以木材、石头和草皮为地基,四周围着木栅栏。凯尔特人每日驾驶着小船或者通过堤道来到人工岛上进行耕种。

在房子和围栏的下面,他们还建造了地下室,出入口用石头铺就。地下室既可储藏食物,又可在遭到攻击时用来避难。斯克尔顿分析,虽然他们是好战的民族,但内心深处,或许也隐藏着担心被报复的危机。

沿用爱尔兰的丧葬习俗,凯尔特人将死人放进箱形石坟中。坟内放有盛放食物的大瓮,供死者来世使用。他们还用石头建造了祭坛。

斯克尔顿停在一处祭坛复制品旁察看祭坛四周耸立的石板时,看到在石板中间,还有一块平放在地上的石板。斯克尔顿断定:“凯尔特人就是在中间这块石头上将祭品献给他们的神灵。”

凯尔特人走到哪里,就将当地的神吸收到自己的宗教中。但终于有一天,一个人和一个神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公元5世纪,凯尔特人从英国看掳来一个奴隶。这个奴隶逃走后,又以主教帕特里克的身份返回。此后,岛上的修道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基督教的译文传遍了每个村落。一如凯尔特人对一切神灵的态度,他们毫不反感地很快又接受了基督教。于是,凯尔特人的石板变成了十字架。

离村寨复制品不远处就有一处石头修道院遗迹,斯克尔顿信步走在修道院旁的小路上。

“记得我对你说过什么吗?凯尔特人从不建造教堂。当这些修道院出现时,也就意味着凯尔特人的文化走到了尽头。”斯克尔顿再次对他的助手强调道。

为什么古罗马人用武力做不到的事情却被喃喃唱诵的基督教徒做到了?斯克尔顿的看法是,凯尔特宗教中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英雄神思想:英雄神将经受背叛、杀戮,然后重生。所以,耶稣的死亡和复活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大的文化上的飞跃。

幸运的是,凯尔特人最初所崇拜的那些神灵已被一代代凯尔特人口口相传,最终被基督教修道士用文字记录了下来,在今天,已经转化成英雄传奇和神话。

“它们是那些消失的凯尔特神灵永远的墓志铭。”斯克尔顿教授用这句话作为他找寻凯尔特人之旅的结尾。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