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豪门系列之凯尔特人:雪茄上的绿色王朝

  蓬勃生机的三叶草,精灵酷炫的小妖精,经久不衰的绿白双色调……没错,这就是波士顿凯尔特人的最直观与最鲜明特色,也是NBA历史第一豪门球队的标志。诚然,就NBA“历史第一豪门”之争,势必会有大量湖蜜嗤之以鼻,毕竟紫金军可不曾有过长达22年的无冠冰河期,但就绿衫军王朝的开创时代、历史意义等多重因素考量,紫金军还是难免要略低一头,因为波士顿黑帮太彪悍?看看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的《无间道风云》一切皆明了。

  有个经典段子,美国人和中国人比拼历史悠久,最终日本人笑了,因为美国仅有几百年短暂历史,更是一部彻彻底底的移民史。波士顿作为美国马萨诸塞州的首府和最大城市,同时也是新英格兰地区的最大城市,历史上有太多受宗教迫害的英国新教徒避难定居于此,也即是大批的爱尔兰与苏格兰后裔。不难看出球队名称由“原始凯尔特人队”简化到“凯尔特人队”,是为纪念他们的移民祖先凯尔特人,更是移民者扎根美国必须首先寻求的民族认同感。

  绿衫军之所以堪称NBA历史第一豪门豪门,只因他们的球队历史就是一部璀璨夺目的冠军百科全书,队史豪取17座总冠军位居NBA之首,更缔造NBA唯一的八连冠超级王朝伟业。凯尔特人称霸一个时代,前无古人那是必须,后有来者则基本不现实,甭叽歪如果乔丹不退役,也可能在公牛实现八连冠,假设没有任何意义,否则拉塞尔时代绿衫军还可能13连冠。

  绿衫军王朝的开启始于1957-1958赛季,经历长达10年蛰伏,仅加盟球队第二个赛季的防守天才比尔-拉塞尔就已经光芒万丈,再加上汤姆-海因索恩、库西与沙曼等助力,他们成功在总决赛抢七大战中以125比123险胜之势击败圣路易斯老鹰,夺取队史第一座总冠军。有指环王拉塞尔坐镇,绿衫军从此开启无敌霸业,13年内豪取11座总冠军,尤其是从1959年到1966年的8年内,他们就是胜利的唯一代名词,总冠军奖杯从未旁落。哪怕在下一个赛季的东部决赛抢七大战中,绿衫军以2分劣势惜败张伯伦领军的费城76人,但之后两个赛季再度实现两连冠,在那个绿色主旋律纵横捭阖的NBA时代,总冠军与凯尔特人基本可以画上等号,其他球队几乎是知“波士顿黑帮”驾到就闻风丧胆。

  后指环王时代的凯尔特人在1974与76两年再夺两座总冠军,并很快加速过渡到大鸟伯德时代,开启上世纪80年代的黑白对峙双雄盛世,再添3座总冠军。未曾想,自1986年问鼎队史第16冠后,直到2008年才由三巨头领军时隔22年再度捧起奥布莱恩杯,也是绿衫军队史最为人诟病的一段“黑历史”。然并卵,依然无可指责作为豪门球队他们的空前伟大,也不难理解总决赛MVP奖杯为何又叫做拉塞尔杯,这是对指环王与绿衫军最大的亏欠与补偿。

  绿衫军豪门的自我养成离不开一个名字——阿诺德·奥尔巴赫。光听其外号“红衣主教”就足够霸气,而他堪称凯尔特人历史的第一书写者,球队前16座总冠军某种程度上由他一手缔造。哪怕是他离世后的第17冠,也有大部分绿衫军球迷认为那是他老人家的英灵庇佑,而全队夺冠后抽起象征奥尔巴赫的雪茄也是在致敬红衣主教,这是一个永远载入凯尔特人以及NBA史册的浓墨重彩名字。

  在NBA漫长的60多年历史中,有将近40年是属于凯尔特人的辉煌期,而驰骋于联盟的凯尔特人是高傲的、坚韧的、顽固的、朴素的、丑陋的、疯狂的、魔鬼的……太多的形容词都不足以概括凯尔特人的神奇,只因作为主宰者的奥尔巴赫是犹太裔的俄罗斯移民,兼具前者商人般的精明与后者开拓者般的冲劲,他将这一切都贯穿于绿衫军的命脉血液。

  绿衫军创建伊始,就像一个手握资源并不富裕的创业公司,他们太需要自我认同感维护团队建设,哪怕是赫赫有名的波士顿黑帮,最初也是建立在共有情怀认同的基础之上,恰如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问鼎奥斯卡的黑帮巨作《无间道风云》。如果将凯尔特人比作波士顿黑帮,那红衣主教就是当之无愧的黑帮老大,哪怕他的历史地位更像是《教父》中马龙-白兰度饰演的几近完美教父,但笔者更倾向于将他比作《无间道风云》中由奥斯卡影帝杰克尼克尔森饰演的黑老大卡斯特罗(影射古巴独裁者吗?),那是一位极具人格与性格魅力的暴君,他所到之处除了恐惧就是惊怖,也是绿衫军的可怕之处。

  《无间道风云》中黑老大的原型正是波士顿著名黑帮组织“冬山帮”的头目詹姆斯-巴尔杰,并成为美国联邦调查局十大通缉要犯之一,足见他的恐怖,而影片中卡斯特罗也是笼罩在波士顿上空的阎罗王。奥尔巴赫的能量同样弥漫波士顿乃至整个NBA上空,他就是屹立在黑暗中的无敌王者,不遵循善良优雅,只见丑陋却制胜的铁血方式浸润每一寸球场,小到球馆冷气、地板与篮筐做小手脚,大到选秀与球员市场“强取豪夺”,并“恐吓教训”联盟执法人员。他就是这么一位坏老头,也成为波士顿黑色血液的始作俑者,只要胜利不择手段,且绝非贬义,而是竞技体育成功的最高要义。

  红衣主教的成功在于将人格魅力与球队风骨完美统一,但除了令其他球队咬牙切齿的“坏”,他还是领先于同时代的创新者,也是凯尔特人成功的重要因素。在种族歧视严重的美国,现如今自然是黑人巨星横行NBA,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苏冷战的严峻时期,是奥尔巴赫在1950年创历史先河选择首位黑人球员查克-库珀,并在1963年首次派出全部由黑人组成的首发五虎阵容,更在1966年提拔指环王拉塞尔成为首位NBA黑人主教练,他就是如此站在历史浪潮最前端,引领凯尔特人称霸他们所处的时代。

  除此之外,凯尔特人的成功在于红衣主教慧眼识英雄,他用一次次精妙的选秀与智慧的交易运作,将绿衫军打造成巨头扎堆的顶级王朝豪门。哪怕是经历1986年天才榜眼(坊间认为其天赋与未来成就可能不逊色于乔丹)比阿斯毒品中毒身亡,以及1997年队长刘易斯训练猝死,导致年过七旬的红衣主教终于倦了累了告别绿衫军。

  不过红衣主教引领的“多巨头”风潮,却在2008年再一次袭来,帮助绿衫军捧起队史第17冠。犹记得,2008年季后赛总决赛的盛况,黄绿豪门之战一触即发,大墨镜、黑西装、三箭头皮鞋、劳力士金表,伴随三巨头与黑脸里弗斯走来,波士顿黑帮即视感宛如又回到3年前卷走4项奥斯卡大奖的《无间道风云》,他们的夺魁成为新世纪巨头扎堆潮流的最初萌芽,如今愈演愈烈也唯有致敬奥尔巴赫老爷子的在天之灵。

  叹时光匆匆,恨岁月无情,正义终归战胜邪恶,一如《无间道风云》中黑帮无可避免走向死亡。只是,某种意义上“波士顿黑帮”也在后伯德时代画上休止符,哪怕有过三巨头时代的短暂昙花一现,但天时地利等不可控因素还是一再摧毁他们的豪门崛起之路,尤其新世纪总冠军数量对比以1-5完败于紫金军湖人,仅差1冠的微弱差距,绿衫军的崛起迫在眉睫。

  随着隆多上赛季中段离队,凯尔特人三巨头时代的一切尽皆物是人非,也代表着他们新世纪创立的短暂辉煌再度湮没,再度归于一片寂静的重建时代。上一次重启的漫长冰河期堪称“魔咒”,长达22年的无冠沉沦时期,如今再一次重启,丹尼-安吉会有何妙笔重塑辉煌,唯有拭目以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