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天空霸主的老鹰拿毒蛇当饭后甜点非洲平头哥都直呼内行

在很多人眼中,毒蛇是一种让人闻风丧胆的生物,平常如果遇到这条蛇,那是能有多远就躲多远,生怕一不小心就跟蛇来个亲密接触,别说好奇上前抓着玩儿了,就是多看两眼都要浑身起鸡皮疙瘩。然而在动物界,却有些生物能踩在它们的头上作威作福。那就是我们都非常熟悉的老鹰。

作为一种肉食性动物,老鹰可是货真价实的猛禽。体型不同的老鹰,它们的捕食对象也存在一定的差别。体型较小的老鹰,常以地面上的小型动物作为捕猎对象。而像雕这种的大型鹰类,还能捕捉羚羊、鹿这样的大型动物。而我国最常见的鹰则为苍鹰、雀鹰以及松雀鹰,它们多分布在我国的青海、西藏等地。

被誉为“天空霸主”的老鹰,以其敏锐的视觉见长。众所周知,我们人类的视网膜上有一个中央凹,但老鹰的视网膜上却有两个。其中一个中央凹是老鹰专门观察前方的,叫做深视凹。另一个则主要负责观察侧方的事物,科学家将其命名为浅视凹。

浅视凹为老鹰提供了近距离的视野,老鹰利用浅视凹能够捕捉到猎物的特写,而深视凹更像是长焦镜头的凸透镜,通过它,老鹰能够非常直接的测量出,它和猎物之间的距离。

而它们能够目视千里,也是因为它们的这两个中央凹中,都能接受超过人类六七倍的光线细胞。不仅如此,它们的瞳孔也非常大。这种特别的构造,能够有效减少光线进入眼睛时,所产生的衍射。并且,老鹰的瞳孔中血管较少,也能减少光线的散射。

因为这些独特之处,让老鹰能够轻易地看到几十公里外的一切事物。当它们在上空盘旋,就是它们在寻找猎物的时候。只要是在地面上活动的动物,它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老鹰锐利的眼睛。

并且在捕食猎物的时候,老鹰的眼睛还自带“追踪系统”。它们的眼睛,能够分辨出兔子、老鼠的尿液,这些尿液在它们眼中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光谱,正是利用这一点,老鹰才能精准锁定猎物的行动路线。

当老鹰在确定好捕猎对象时,它们就会找准时机,以每小时三百公里的速度,从天空中俯冲而下。等到快要接近目标时,它们就会张开自己的翅膀让自己减速。即使猎物在察觉危险后有所移动,老鹰也能在空中及时调整自己的身体,从而更快地接近猎物。一旦猎物在它们的捕食范围内,它们就会伸出自己锋利的爪子将其捕获。

通常来说,在抓到猎物后,老鹰会立即起飞,它们会将自己捕获的猎物,带到它们认为的安全地带后,才会开始进食。有时候,为了哺育幼仔,老鹰也会选择将猎物叼在口中带回巢穴。

虽然老鹰锋利的爪子,能够非常轻松地撕开猎物的皮肉,但也不是每一次都能将猎物一击击杀。面对反抗剧烈的动物,老鹰一般都会将它们带到空中,将其丢下去摔死,然后再将猎物重新带走。

和捕食其他猎物一样,在捕食毒蛇时,老鹰也会使用相同的捕猎技巧。但有时候,捕猎经验丰富的老鹰,也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老鹰在捕食毒蛇时,无论是突然袭击还是正面战斗,老鹰都会用一只爪子,在第一时间拿捏住蛇的七寸,然后再用另一只爪子抓住蛇的尾巴,这是为了在一定程度上,防止蛇类利用自己的尾巴将它们缠绕起来,聪明的老鹰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将毒蛇完全压制在自己脚下。如果遇到了反抗激烈的毒蛇,它们还会用自己坚硬的喙,将毒蛇啄的毫无抵抗之力。

这是因为,如果老鹰没有在第一时间将毒蛇制服,一旦被毒蛇咬中,对于老鹰来说,也是件极其麻烦的事。

一般来说,毒蛇的毒素可以分为神经性毒素和溶血性毒素。神经性毒素的作用时间较长,中毒者在开始时并不会感到异样,只觉得伤口处的红肿有些许的发热,可是不大一会儿,中毒者就会兴奋难耐,呼吸困难,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救治,很可能就会有丧命的危险。

而溶血性毒素却不同,由这种毒素所产生的伤口,会流血不止,伴随着剧痛而来的,还有淋巴结肿大、皮肤坏死等症状。如果人在被咬后的四个小时内没有得到救治,就会因此丧命。而当这种毒素作用在老鼠等小型动物身上时,就会立即要了它们的命。

这些要人命的毒素,通常都隐藏在毒蛇的颅腔内。无论在什么时候,毒蛇的毒腺内都充满了毒素。当毒蛇在捕食猎物时,它们就会利用自己尖利的毒牙,将毒腺内的毒素注入到猎物体内,从而完成捕猎。而它们察觉到危险时,也会通过撕咬的方式,向敌人喷射毒素。

所以,为了避免被毒蛇咬伤,老鹰在捕食毒蛇时,就会先将它们的七寸拿捏住,如果不幸,老鹰没有及时用利爪压制住蛇的七寸,那么老鹰就会遭到毒蛇的反扑。被毒蛇咬伤的老鹰,几乎没有活命的可能。

这是因为毒蛇所分泌出的毒素,主要是一种叫作毒性蛋白的物质,这种物质中含有二十多种酶类以及其他毒素,这些物质想要产生作用的首要条件,就是进入血液循环当中。

只有进入血液当中,这些毒素才能向生物体内传递抑制神经的物质。如果是以毒蛇为食的蜜獾,那么这些毒素可能就起不了什么作用,这是因为蜜獾体内,拥有能够抑制毒素的物质,如果被毒蛇咬到,它们最多昏睡一会儿,醒来仍旧还是一头生猛的非洲平头哥。

但老鹰和蜜獾不同,它们的体内并没有能够抑制蛇毒的物质。这就需要老鹰在捕食毒蛇时格外小心,稍不注意,就可能演变成同归于尽的局面。

听到这儿,肯定就会有人问了,既然老鹰并不能免疫蛇毒,那他们为什么在吃了毒蛇之后,还能毫发无伤呢?

我们都知道,在抵御蛇毒上,非洲平头哥可是首屈一指的“专家”。它们身上厚厚的皮毛,就像武装好的铠甲一样,牙尖嘴利的毒蛇,在它们面前也只有认输的份儿。况且在蜜獾体内,还存在着能够将蛇毒分解的物质,被毒蛇咬一口,就跟做了个桑拿一样,睡一觉之后什么事儿就都没了。

而老鹰体内虽然没有能够分解蛇毒的物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所进化出的厚实羽毛,让蛇类无从下口。而它们的大长腿,也让毒蛇很难用自己的身体将其缠绕住。不仅如此,老鹰的脚背上,也有着坚硬的角质鳞片,这些角质鳞片也能够抵御毒蛇的攻击。毒蛇的尖牙根本无法刺穿这些角质鳞片,就更别说将毒素注入到老鹰体内了。

况且,老鹰在捕食毒蛇时,也是深谙打蛇打七寸的道理,被老鹰抓住七寸的蛇,它们的头部能够活动的范围,就会变得极其有限,根本没有办法对老鹰构成威胁。

在抓住毒蛇之后,老鹰会先从毒蛇的头部开始进食。当毒蛇的头部被老鹰完全吞下后,只剩躯干的毒蛇,就成了老鹰眼中美味的“辣条”。

那么就会有人问了,毒蛇的毒腺不就在蛇的头部吗?怎么老鹰将蛇头整个吞下后,还能一点事都没有呢?

我们都知道,毒蛇的毒素是需要通过血液才能产生作用的。当老鹰将蛇头吞下后,这些毒素就会顺着老鹰的食道,进入它的胃部。经过胃酸的消化,蛇毒中的毒性蛋白就会转化为无毒物质,如此一来,毒蛇的致命毒素,就伤不到老鹰分毫了。

当然,蛇毒伤不到老鹰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吃了毒蛇的老鹰,它们的口腔、消化道以及食道上,都是没有伤口的。如果这是一只有着口腔溃疡,或者胃溃疡的老鹰,那么蛇毒很可能,就会在还没有完全分解的时候,顺着伤口进入到血液循环当中,被感染的老鹰最后就会一命呜呼,毕竟在鹰界可没有蛇毒血清这种东西。

在和毒蛇交锋时,老鹰并不是总能占据上峰,虽然老鹰具备一定的身体优势,但只要被毒蛇咬到,老鹰也是九死一生。只不过,异常凶猛的老鹰,会在毒发身亡之前,将毒蛇活活啄死,这就是为什么在蛇鹰大战时,我们看不到“蛇活鹰死”的原因。

即使老鹰以毒蛇为食,我们也不能认为在和毒蛇交锋时,老鹰总能以压倒性的姿态碾压毒蛇。这就像我们在纪录片中常常看到的水牛和狮子一样,即使被称为百兽之王的狮子,也会在和水牛的搏斗中意外丧命。 或许,这就是大自然的魅力所在吧。

在最后还是要提醒各位朋友,虽然蛇毒是在血液中才能发挥作用,但这并不代表我们能够以身试险,千万不要拿我们宝贵的生命当“试金石”,在野外如果遇到毒蛇,及时躲到安全的地方并拨打求救电话,才是最好的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